十年煮茶人

汤炜正在剪茶包。
汤炜(左)将泡好的凉茶送给同事。
汤炜和家人合影。
汤炜正推着煮茶车。
  在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株洲机务段检修车间,有一名机车钳工,10年间坚持在夏天为车间200多名同事煮凉茶,大约煮了20万杯。 这一杯杯凉茶,好比一汪汪清泉,多年来滋润着职工的心田……
  盛夏的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汤炜便已关好家门,前往株洲机务段上班。
  10年前,为了给职工防暑降温,段里开始提供凉茶。汤炜主动请缨:“我家离单位近,给大家煮凉茶我最适合。”
  接下来,每年逢七八九这一年中最热的3个月,汤炜都会雷打不动地提早两小时到单位为同事煮凉茶。“我在武警部队当了4年兵,养成了不睡懒觉的习惯。”汤炜轻描淡写地说,“只是早点来,晚点回去。不是什么难事!”
  6时35分,太阳已经探出脑袋。在柴油机传动组的窗外,墨绿色的玉兰树叶遮挡住了一些刺眼的阳光。蝉鸣鸟叫声里,汤炜熟练地给班组的工友煮水泡茶。
  插上电源后,他将56个凉茶包一一剪开倒进布袋里扎紧,再把药包放入煮茶桶内,并锁好桶以防茶水受到污染。每天,汤炜都会把煮茶桶清洗得干干净净,一点凉茶渣子也不留。
  汤炜表示,煮凉茶的水,必须在前一天下班时就接好。因为清早水管里的水有杂质沉淀,如果放掉很多水又过于浪费。对于煮凉茶,他认真、心细,讲究诸多,这和他在部队的经历有关。1988年,在部队历练一年后,21岁的汤炜成为40多个新兵里第一个入党的人。因为做事细致、负责,入伍两年后,他被选中担任部队首长的警卫员。
  汤炜爱茶。他的个人物品柜里放满了他自己购买的各式茶叶。茶壶买了两个,一个煮黑茶,一个泡普洱。
  “除了凉茶,汤师傅每天还会泡不同的茶给大家品尝,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喝茶,但是每天都会喝一杯。”班组的年轻人陈超说。
  换好工服,搭上白毛巾,在沿途麻雀们欢快的叽叽喳喳声中,汤炜走进电力机车小辅修库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以前他负责牵引电机大线的拆装。这是最脏最累的活,他没说过一句抱怨的话。接到任何工作安排,他都是一句‘没问题’。”与汤炜共事30多年的检修车间柴油机传动组工长周小凡说。
  “卫生区我们是轮着负责的,汤师傅常常不声不响地把卫生搞完了”“没有一个人说他不好”……在间休室,职工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表达着对汤炜的赞扬。
  吃好早餐,8时开完开工会,凉茶也煮开了。水开后汤炜会多煮上5分钟,等凉茶的药性全部发挥出来后再拔电源。凉茶桶打开,茶香四溢。为了让工友们口渴的时候能喝到一杯温度恰到好处的凉茶,他会提前将茶晾凉,并将茶桶盖留一条缝散热。
  “汤师傅煮的凉茶味道好,又准时,还送到工位上来。我们每天都喝,已变成了工作中的一种习惯,很感激他!”工友欧阳国清说道。
  人生如茶,滋味百般。汤炜曾经历过一段混沌的日子。
  1991年,母亲去世,汤炜遭受了沉重打击。“我1991年刚入路,当我拿到人生中第一份工资时,妈妈却已经离开了。”汤炜说。
  1993年,汤炜生了一场大病,开刀缝了30针,还少了一根肋骨。
  接连不断的打击,让汤炜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细心的工长发觉问题后,和车间党支部书记连同工友共同帮助汤炜渡过了难关。
  “有了大家的帮助,我已经从‘泥潭’里走出来了。”汤炜舒了一口气,“大家对我好,我更要对大家好。”
  十年时光,杯杯凉茶,滋润着喝茶人,更浸润着煮茶人。机务人辛苦,酷暑中淌汗如雨。为伙伴们送上一杯金灿灿的凉茶,汤炜觉得很快乐。
  如今的汤炜,爱笑,笑脸中洋溢着开心。他煮茶的故事,还将继续……
  本文图片均由李周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