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铁路建设创出”新速度”蝉联省综合考核特等奖

  新年新捷报,盐城市铁路建设再创“新速度”,走在全省前列。1月10日,省铁路办通报2019年度全省铁路建设目标任务考核情况,盐城市继2018年度获全省唯一综合考核特等奖之后,再次获得这一荣誉。
  
  我市是全省铁路建设的主战场。根据省委、省政府系统谋划和“苏北突破、苏中提升、苏南优化”的新时代铁路建设发展要求,加快建设“轨道上的江苏”,市委全会提出,构筑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加快推进高铁网络建设。围绕市委、市政府决策,我市抢抓机遇,主动把铁路建设放在全国、全省发展大局中来谋划,积极推动干线铁路、城际铁路、市域市郊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四网融合”,积极配合做好各个项目规划、编制等前期工作,通往北京、上海、南京、杭州、西安、青岛方向的5条高铁和1个综合客运枢纽同步建设。
  
  继盐青铁路通车之后,盐徐高铁于2019年12月16日开通运营。该铁路是我市第一条时速250公里的高铁,是江苏“四纵四横”铁路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江苏铁路“金腰带”之称。全长314公里的盐徐高铁,在我市境内长约72公里,设阜宁南、建湖、盐城3个站。项目于2015年12月28日开工建设,创造了当年立项、当年设计、当年开工的国内高铁项目建设新纪录,历时4年建成。
  
  盐城综合客运枢纽是盐徐、盐青、盐通、盐泰锡常宜等高速铁路在盐城市区的一个中心枢纽站,也是新长铁路、长途大巴、出租车、城市公交、城市候机楼等多种交通方式实现“零换乘”的综合客运枢纽,其中高铁站按5万平方米建设,与盐徐高铁同步投入使用,目前盐青、新长铁路均已接入。
  
  1月8日,盐通高铁全线最大的管控性工程――盐城南特大桥228米连续梁主桥顺利合龙。设计时速350公里的盐通铁路,是我国“八纵八横”高铁网中沿海铁路通道、长三角城际网和江苏快速铁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于2018年1月16日开工建设,计划年内建成通车。目前,盐通铁路盐城段征地拆迁包干协议范围内的拆迁工作全部完成;盐城境内已完成桥梁桩基21988根,占设计总数的99.7%;已完成承台2581个,占设计总数的99.6%;已完成墩身2581个,占设计总数的99.6%;已完成制梁2465孔,占设计总数的99.6%;已完成架梁2366孔,占设计总数的95.6%。项目年内完成投资40.2亿元,累计完成投资70.27亿元。
  
  2019年12月28日,大丰港铁路支线开工建设。该支线的建设对于进一步完善大丰港集疏运体系,凸显区位优势,促进多式联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项目建成后,大丰港可直接连接新长铁路、陇海铁路、宁启铁路,成为中部地区和苏中、苏北内陆城市的出海大通道。此外,滨海港铁路支线及盐泰锡常宜城际铁路盐城至泰州段前期工作也在有序推进。
  
  为保证铁路建设顺利推进,市政府专门成立建设指挥部,加强对各条铁路建设工作的组织领导,做到服务协调最优、路地关系最和谐的目标,各地主动靠前服务,确保铁路工程建设实现“零干扰施工、零障碍进场、零距离服务”,开通行政审批“绿色通道”,帮助建设单位办理市级用地、跨河、跨路等施工许可,主动处理各类矛盾纠纷,确保完成铁路建设各项目标任务。
  
  

“市市通高铁”,真开心! 带动区域协调发展

 

  “高铁来了!春节回家更方便了。”2019年底,多条高铁(动车)相继通车,不少家住沿线城市的老百姓很开心。随着越来越多高铁开通运营,“市市通高铁”“市市通动车”正在更多省份成为现实。目前,有哪些省份实现了“市市通高铁(动车)”?带来了怎样的改变?未来发展前景如何?
  
  多省实现“市市通高铁”
  
  “以前从北京回淮安要吭哧吭哧坐10个小时的火车,既累又耗时间。现在高铁开通了,回去一趟只要4个多小时,回家再也不是一件累人的事了。”在北京工作的林丰对最近淮安高铁的通车感到很激动。
  
  日前,徐宿淮盐铁路、连淮扬镇铁路连云港至淮安段开通运营。其中,徐宿淮盐铁路是江苏首条全线均在苏北地区的铁路客运专线,西起徐州东站,正线建设里程全长313公里,沿线设有观音机场、睢宁、宿迁、泗阳、淮安东、阜宁南、建湖等站,终至盐城站;连淮扬镇铁路是江苏省高铁路网的“脊梁骨”,此次通车的连云港至淮安段,设灌云、灌南、涟水三个中间站,初期运营速度为250公里/小时。
  
  江苏省铁路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两条新线的开通运营,盐城、淮安两地2020年春运运能预计可比去年增加近2倍。在苏南地区已开通高铁近10年后,苏北、苏中地区接入全国高铁网,淮安市、宿迁市结束不通高铁的历史,江苏省13个省辖市实现市市通高铁(动车)。
  
  近年来,包括江苏在内的整个长三角地区都在加快高铁建设步伐。2019年12月1日,京港高铁商丘至合肥段、郑州至阜阳高铁正式开通运营,位于安徽省北部的阜阳与亳州两市进入“高铁时代”。至此,安徽省全部16个省辖市都通了高铁。
  
  随着安徽实现市市通高铁、江苏实现市市通动车,长三角地区高铁网进一步扩围,目前已拥有22条高铁,动车组开行覆盖沪苏浙皖一市三省40个地级城市。预计到2020年末,长三角铁路营业里程将达1.3万公里,其中高铁超过5300公里。
  
  不仅是长三角,“市市通高铁”的版图正由东向西、从南到北在全国范围内扩张。日前,昌赣高铁开通运营,江西实现市市通高铁(动车)。山东提出将在2020年末基本形成以济南、青岛为中心的“1、2、3小时”高速铁路交通圈;广西宣布,将在2020年基本实现市市通高铁,建成以南宁为中心的高速铁路交通圈;陕西明确将投资超过5000亿元,到2020年力争实现市市通高铁;此外,湖北、湖南、贵州等地也纷纷列出了各自接下来几年实现“市市通高铁”的计划安排。此前,中国的福建省已率先实现市市通高铁。
  
  旅游探亲更方便了
  
  告别没有高铁的历史,不少人的工作、生活因此发生了改变。
  
  在北京工作的赵琪谈起了她往返北京与连云港两地的经历:“以前没通高铁的时候常坐飞机,夜里到北京,机场离市区又很远,不仅时间成本高,而且花费高昂,行李需要托运,事事都不方便。现在高铁开通,省了不少麻烦。”
  
  赵琪说,在苏北地区,人们过去出行方式大多是大巴或者自驾,远一点只能靠飞机或者是慢悠悠的火车,这给苏北的人口流动、商业发展带来了很多不便,开通高铁带来了显着改变,出行、旅游、回乡探亲都方便了。
  
  “上大学的时候,坐大巴从连云港到苏州,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2点,一路堵车,只停靠一次服务区,到苏州后车站都关门了。”曾在苏州大学读书的任嘉说。
  
  京港高铁商合段的开通运营结束了安徽寿县这个千年古城不通火车的历史,经常去阜阳出差的市民钱先生在通车当日买到了寿县站的首张车票,“寿县终于通上高铁了,以后乘车就更方便了。”从寿县站到阜阳西站,全程用时仅29分钟,相较坐汽车走高速公路,能省约1个小时。
  
  黔张常铁路于2019年12月26日开通运营,沿线的张家界自此进入高铁旅游时代。在张家界工作的陈冬,老家在同省的株洲,他说,张家界通了高铁不仅方便了外面的人进来旅游,也让他回家探亲更便捷了。“过去我回家的频率是一到两个月一次,高铁开通后,坐车时间缩短近一半,我打算以后半个月回一次家。只要有假日,脚一抬,我就能回家吃饭。”
  
  高铁带来的便利让在广州读书的陆敏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并对未来充满期待:“广州到深圳的高铁改变了我对距离的看法,异地恋不再是遥远的代名词。买张高铁票,半小时就能到深圳见到男朋友,就像是在市内乘地铁一样。”陆敏表示,由于交通方便,毕业后她对在广州还是在深圳工作都可以接受,而这两个地方发展前景都很好。
  
  带动区域协调发展
  
  对于“市市通高铁”,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认为,经过近10年快速建设,中国高铁营业里程超过世界高铁总里程的2/3,居世界第一位,成为世界上唯一高铁成网运行的国家。“越来越多高铁开通运营,不仅让老百姓的出行更加方便,也将推动各地经济文化技术交流,促进地区之间的经济协调发展。”
  
  建筑面积达8000平方米的龙山北火车站是黔张常铁路沿线最大的县级站,也是最具土家族特色的站房。进站口正门中间的土家织锦造型窗饰,给整个站房奠定了一个土家族元素基调,并与分列两侧的土家吊脚楼木墙装饰遥相呼应。
  
  “我们建的这个候车室融入了土家族的文化元素,投入使用后,不仅能承担候车的功能,还要起到传播土家族文化的作用。”龙山县黔张常铁路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王本东很自豪。
  
  京福铁路客运专线安徽有限责任公司工程管理部部长王强表示,郑阜高铁向东与京港高铁商合段相连,形成了豫皖两省间互联互通的快速客运通道,并通过合肥连接合宁、合福高铁,将进一步密切中原地区与东南沿海地区的联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员丁宁宁认为,高铁加快了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有利于铁路沿线形成走廊产业经济带,有助于扩大地区间分工,提高国内市场的统一性。随着更多高铁实现运营,也更有利于农村流动人口进入城市,从而大大增加了就业机会。
  
  “高铁带来的便捷性与好处显而易见,但其带来的挑战也需引起关注。从整体发展的角度来看,没有开通高铁的城市在吸引人才、资本、技术等方面相对缺乏竞争力,已经开通高铁但发展不充分的地区则可能面临虹吸效应带来的挑战,人口、资源等可能加速外流,这有可能会扩大地区之间的差异。”魏后凯说。他认为,现在不少地区、城市还没有开通高铁,未来应加快推进高铁的网络化,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推动中西部地区、经济不发达地区的高铁建设。同时,要加强高铁站点和周边地区及其他交通方式的连接性,因地制宜发展产业,采取有力措施减少虹吸效应带来的不利影响。(方紫薇 邱海峰)

“市市通高鐵”,真開心! 帶動區域協調發展

 

  “高鐵來了!春節回家更方便了。”2019年底,多條高鐵(動車)相繼通車,不少家住沿線城市的老百姓很開心。隨着越來越多高鐵開通運營,“市市通高鐵”“市市通動車”正在更多省份成為現實。目前,有哪些省份實現了“市市通高鐵(動車)”?帶來了怎樣的改變?未來發展前景如何?
  
  多省實現“市市通高鐵”
  
  “以前從北京回淮安要吭哧吭哧坐10個小時的火車,既累又耗時間。現在高鐵開通了,回去一趟只要4個多小時,回家再也不是一件累人的事了。”在北京工作的林豐對最近淮安高鐵的通車感到很激動。
  
  日前,徐宿淮鹽鐵路、連淮揚鎮鐵路連雲港至淮安段開通運營。其中,徐宿淮鹽鐵路是江蘇首條全線均在蘇北地區的鐵路客運專線,西起徐州東站,正線建設里程全長313公里,沿線設有觀音機場、睢寧、宿遷、泗陽、淮安東、阜寧南、建湖等站,終至鹽城站;連淮揚鎮鐵路是江蘇省高鐵路網的“脊梁骨”,此次通車的連雲港至淮安段,設灌雲、灌南、漣水三個中間站,初期運營速度為250公里/小時。
  
  江蘇省鐵路辦相關負責人介紹,隨着兩條新線的開通運營,鹽城、淮安兩地2020年春運運能預計可比去年增加近2倍。在蘇南地區已開通高鐵近10年後,蘇北、蘇中地區接入全國高鐵網,淮安市、宿遷市結束不通高鐵的歷史,江蘇省13個省轄市實現市市通高鐵(動車)。
  
  近年來,包括江蘇在內的整個長三角地區都在加快高鐵建設步伐。2019年12月1日,京港高鐵商丘至合肥段、鄭州至阜陽高鐵正式開通運營,位於安徽省北部的阜陽與亳州兩市進入“高鐵時代”。至此,安徽省全部16個省轄市都通了高鐵。
  
  隨着安徽實現市市通高鐵、江蘇實現市市通動車,長三角地區高鐵網進一步擴圍,目前已擁有22條高鐵,動車組開行覆蓋滬蘇浙皖一市三省40個地級城市。預計到2020年末,長三角鐵路營業里程將達1.3萬公里,其中高鐵超過5300公里。
  
  不僅是長三角,“市市通高鐵”的版圖正由東向西、從南到北在全國範圍內擴張。日前,昌贛高鐵開通運營,江西實現市市通高鐵(動車)。山東提出將在2020年末基本形成以濟南、青島為中心的“1、2、3小時”高速鐵路交通圈;廣西宣布,將在2020年基本實現市市通高鐵,建成以南寧為中心的高速鐵路交通圈;陝西明確將投資超過5000億元,到2020年力爭實現市市通高鐵;此外,湖北、湖南、貴州等地也紛紛列出了各自接下來幾年實現“市市通高鐵”的計劃安排。此前,中國的福建省已率先實現市市通高鐵。
  
  旅遊探親更方便了
  
  告別沒有高鐵的歷史,不少人的工作、生活因此發生了改變。
  
  在北京工作的趙琪談起了她往返北京與連雲港兩地的經歷:“以前沒通高鐵的時候常坐飛機,夜裡到北京,機場離市區又很遠,不僅時間成本高,而且花費高昂,行李需要託運,事事都不方便。現在高鐵開通,省了不少麻煩。”
  
  趙琪說,在蘇北地區,人們過去出行方式大多是大巴或者自駕,遠一點只能靠飛機或者是慢悠悠的火車,這給蘇北的人口流動、商業發展帶來了很多不便,開通高鐵帶來了顯着改變,出行、旅遊、回鄉探親都方便了。
  
  “上大學的時候,坐大巴從連雲港到蘇州,時間最長的一次是從早上8點到第二天凌晨2點,一路堵車,只停靠一次服務區,到蘇州後車站都關門了。”曾在蘇州大學讀書的任嘉說。
  
  京港高鐵商合段的開通運營結束了安徽壽縣這個千年古城不通火車的歷史,經常去阜陽出差的市民錢先生在通車當日買到了壽縣站的首張車票,“壽縣終於通上高鐵了,以後乘車就更方便了。”從壽縣站到阜陽西站,全程用時僅29分鐘,相較坐汽車走高速公路,能省約1個小時。
  
  黔張常鐵路於2019年12月26日開通運營,沿線的張家界自此進入高鐵旅遊時代。在張家界工作的陳冬,老家在同省的株洲,他說,張家界通了高鐵不僅方便了外面的人進來旅遊,也讓他回家探親更便捷了。“過去我回家的頻率是一到兩個月一次,高鐵開通后,坐車時間縮短近一半,我打算以後半個月回一次家。只要有假日,腳一抬,我就能回家吃飯。”
  
  高鐵帶來的便利讓在廣州讀書的陸敏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並對未來充滿期待:“廣州到深圳的高鐵改變了我對距離的看法,異地戀不再是遙遠的代名詞。買張高鐵票,半小時就能到深圳見到男朋友,就像是在市內乘地鐵一樣。”陸敏表示,由於交通方便,畢業后她對在廣州還是在深圳工作都可以接受,而這兩個地方發展前景都很好。
  
  帶動區域協調發展
  
  對於“市市通高鐵”,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認為,經過近10年快速建設,中國高鐵營業里程超過世界高鐵總里程的2/3,居世界第一位,成為世界上唯一高鐵成網運行的國家。“越來越多高鐵開通運營,不僅讓老百姓的出行更加方便,也將推動各地經濟文化技術交流,促進地區之間的經濟協調發展。”
  
  建築面積達8000平方米的龍山北火車站是黔張常鐵路沿線最大的縣級站,也是最具土家族特色的站房。進站口正門中間的土家織錦造型窗飾,給整個站房奠定了一個土家族元素基調,並與分列兩側的土家吊腳樓木牆裝飾遙相呼應。
  
  “我們建的這個候車室融入了土家族的文化元素,投入使用后,不僅能承擔候車的功能,還要起到傳播土家族文化的作用。”龍山縣黔張常鐵路指揮部常務副指揮長王本東很自豪。
  
  京福鐵路客運專線安徽有限責任公司工程管理部部長王強表示,鄭阜高鐵向東與京港高鐵商合段相連,形成了豫皖兩省間互聯互通的快速客運通道,並通過合肥連接合寧、合福高鐵,將進一步密切中原地區與東南沿海地區的聯繫。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部研究員丁寧寧認為,高鐵加快了中國城市化和工業化進程,有利於鐵路沿線形成走廊產業經濟帶,有助於擴大地區間分工,提高國內市場的統一性。隨着更多高鐵實現運營,也更有利於農村流動人口進入城市,從而大大增加了就業機會。
  
  “高鐵帶來的便捷性與好處顯而易見,但其帶來的挑戰也需引起關注。從整體發展的角度來看,沒有開通高鐵的城市在吸引人才、資本、技術等方面相對缺乏競爭力,已經開通高鐵但發展不充分的地區則可能面臨虹吸效應帶來的挑戰,人口、資源等可能加速外流,這有可能會擴大地區之間的差異。”魏后凱說。他認為,現在不少地區、城市還沒有開通高鐵,未來應加快推進高鐵的網絡化,解決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推動中西部地區、經濟不發達地區的高鐵建設。同時,要加強高鐵站點和周邊地區及其他交通方式的連接性,因地制宜發展產業,採取有力措施減少虹吸效應帶來的不利影響。(方紫薇 邱海峰)

多省份实现市市通高铁 中国高铁营业里程居世界首位

 

  “高铁来了!春节回家更方便了。”2019年底,多条高铁(动车)相继通车,不少家住沿线城市的老百姓很开心。随着越来越多高铁开通运营,“市市通高铁”“市市通动车”正在更多省份成为现实。目前,有哪些省份实现了“市市通高铁(动车)”?带来了怎样的改变?未来发展前景如何?
  
  多省实现“市市通高铁”
  
  “以前从北京回淮安要吭哧吭哧坐10个小时的火车,既累又耗时间。现在高铁开通了,回去一趟只要4个多小时,回家再也不是一件累人的事了。”在北京工作的林丰对最近淮安高铁的通车感到很激动。
  
  日前,徐宿淮盐铁路、连淮扬镇铁路连云港至淮安段开通运营。其中,徐宿淮盐铁路是江苏首条全线均在苏北地区的铁路客运专线,西起徐州东站,正线建设里程全长313公里,沿线设有观音机场、睢宁、宿迁、泗阳、淮安东、阜宁南、建湖等站,终至盐城站;连淮扬镇铁路是江苏省高铁路网的“脊梁骨”,此次通车的连云港至淮安段,设灌云、灌南、涟水三个中间站,初期运营速度为250公里/小时。
  
  江苏省铁路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两条新线的开通运营,盐城、淮安两地2020年春运运能预计可比去年增加近2倍。在苏南地区已开通高铁近10年后,苏北、苏中地区接入全国高铁网,淮安市、宿迁市结束不通高铁的历史,江苏省13个省辖市实现市市通高铁(动车)。
  
  近年来,包括江苏在内的整个长三角地区都在加快高铁建设步伐。2019年12月1日,京港高铁商丘至合肥段、郑州至阜阳高铁正式开通运营,位于安徽省北部的阜阳与亳州两市进入“高铁时代”。至此,安徽省全部16个省辖市都通了高铁。
  
  随着安徽实现市市通高铁、江苏实现市市通动车,长三角地区高铁网进一步扩围,目前已拥有22条高铁,动车组开行覆盖沪苏浙皖一市三省40个地级城市。预计到2020年末,长三角铁路营业里程将达1.3万公里,其中高铁超过5300公里。
  
  不仅是长三角,“市市通高铁”的版图正由东向西、从南到北在全国范围内扩张。日前,昌赣高铁开通运营,江西实现市市通高铁(动车)。山东提出将在2020年末基本形成以济南、青岛为中心的“1、2、3小时”高速铁路交通圈;广西宣布,将在2020年基本实现市市通高铁,建成以南宁为中心的高速铁路交通圈;陕西明确将投资超过5000亿元,到2020年力争实现市市通高铁;此外,湖北、湖南、贵州等地也纷纷列出了各自接下来几年实现“市市通高铁”的计划安排。此前,中国的福建省已率先实现市市通高铁。
  
  旅游探亲更方便了
  
  告别没有高铁的历史,不少人的工作、生活因此发生了改变。
  
  在北京工作的赵琪谈起了她往返北京与连云港两地的经历:“以前没通高铁的时候常坐飞机,夜里到北京,机场离市区又很远,不仅时间成本高,而且花费高昂,行李需要托运,事事都不方便。现在高铁开通,省了不少麻烦。”
  
  赵琪说,在苏北地区,人们过去出行方式大多是大巴或者自驾,远一点只能靠飞机或者是慢悠悠的火车,这给苏北的人口流动、商业发展带来了很多不便,开通高铁带来了显着改变,出行、旅游、回乡探亲都方便了。
  
  “上大学的时候,坐大巴从连云港到苏州,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2点,一路堵车,只停靠一次服务区,到苏州后车站都关门了。”曾在苏州大学读书的任嘉说。
  
  京港高铁商合段的开通运营结束了安徽寿县这个千年古城不通火车的历史,经常去阜阳出差的市民钱先生在通车当日买到了寿县站的首张车票,“寿县终于通上高铁了,以后乘车就更方便了。”从寿县站到阜阳西站,全程用时仅29分钟,相较坐汽车走高速公路,能省约1个小时。
  
  黔张常铁路于2019年12月26日开通运营,沿线的张家界自此进入高铁旅游时代。在张家界工作的陈冬,老家在同省的株洲,他说,张家界通了高铁不仅方便了外面的人进来旅游,也让他回家探亲更便捷了。“过去我回家的频率是一到两个月一次,高铁开通后,坐车时间缩短近一半,我打算以后半个月回一次家。只要有假日,脚一抬,我就能回家吃饭。”
  
  高铁带来的便利让在广州读书的陆敏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并对未来充满期待:“广州到深圳的高铁改变了我对距离的看法,异地恋不再是遥远的代名词。买张高铁票,半小时就能到深圳见到男朋友,就像是在市内乘地铁一样。”陆敏表示,由于交通方便,毕业后她对在广州还是在深圳工作都可以接受,而这两个地方发展前景都很好。
  
  带动区域协调发展
  
  对于“市市通高铁”,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认为,经过近10年快速建设,中国高铁营业里程超过世界高铁总里程的2/3,居世界第一位,成为世界上唯一高铁成网运行的国家。“越来越多高铁开通运营,不仅让老百姓的出行更加方便,也将推动各地经济文化技术交流,促进地区之间的经济协调发展。”
  
  建筑面积达8000平方米的龙山北火车站是黔张常铁路沿线最大的县级站,也是最具土家族特色的站房。进站口正门中间的土家织锦造型窗饰,给整个站房奠定了一个土家族元素基调,并与分列两侧的土家吊脚楼木墙装饰遥相呼应。
  
  “我们建的这个候车室融入了土家族的文化元素,投入使用后,不仅能承担候车的功能,还要起到传播土家族文化的作用。”龙山县黔张常铁路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王本东很自豪。
  
  京福铁路客运专线安徽有限责任公司工程管理部部长王强表示,郑阜高铁向东与京港高铁商合段相连,形成了豫皖两省间互联互通的快速客运通道,并通过合肥连接合宁、合福高铁,将进一步密切中原地区与东南沿海地区的联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员丁宁宁认为,高铁加快了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有利于铁路沿线形成走廊产业经济带,有助于扩大地区间分工,提高国内市场的统一性。随着更多高铁实现运营,也更有利于农村流动人口进入城市,从而大大增加了就业机会。
  
  “高铁带来的便捷性与好处显而易见,但其带来的挑战也需引起关注。从整体发展的角度来看,没有开通高铁的城市在吸引人才、资本、技术等方面相对缺乏竞争力,已经开通高铁但发展不充分的地区则可能面临虹吸效应带来的挑战,人口、资源等可能加速外流,这有可能会扩大地区之间的差异。”魏后凯说。他认为,现在不少地区、城市还没有开通高铁,未来应加快推进高铁的网络化,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推动中西部地区、经济不发达地区的高铁建设。同时,要加强高铁站点和周边地区及其他交通方式的连接性,因地制宜发展产业,采取有力措施减少虹吸效应带来的不利影响。

中铁十一局湖杭铁路首根钻孔桩顺利灌注成功

 

  2019年12月29日上午,由中铁十一局集团湖杭铁路项目承建的东坡特大桥首根钻孔桩顺利灌注成功,为湖杭铁路施工大干正式拉开序幕。
  
  新建湖州至杭州西至杭黄高铁连接线站前工程HHLJXZQ-3标项目位于德清县和余杭区境内,线路长21.643Km,350Km/h双线高速铁路,中标投资22.86亿元。项目承建东坡特大桥全长7394.745m,共计1904根桩基,与宁杭高铁并行,跨越洛武线、既有G25长深高速等多条等级道路,是全线重难点控制性工程。
  
  在浇注前,项目对作业人员进行了详细的技术、安全交底,总监办及项目部领导、技术负责人等均到现场进行指导,确保首根钻孔桩的浇注质量。本次浇筑的东坡特大桥11-8号钻孔桩桩长16.5米,孔径为1米,采用C45混凝土共浇筑13.7方。
  
  为保证首根桩基顺利浇筑,项目部技术人员全程现场监督施工,及时解决桩基浇筑过程中的各种问题,严格控制质量,对孔深、桩径、钢筋笼、等进行了详细检测,确保了混凝土灌注一次性浇注成功。(文/图 李航天)
  
  图:东坡特大桥施工现场

铁路进行新一轮运行图调整 临沂首开北京方向高铁

 

  商报济南消息(记者 白鑫D 孙2019年12月30日零时起,铁路部门将进行新一轮的运行图调整。昨日,记者自济南西站了解到,由于前期鲁南(日兰)高速铁路日照至临沂至曲阜段的开通,在此次调图中京沪高铁济南西站、曲阜东站等高铁车站的旅客乘车、列车开行等方面的情况都将出现明显变化。
  
  此次调图后,济南西站满图开行列车总数387列,较现图增加25列,新增列车主要以沈阳、北京、青岛、临沂、盐城以及上海等方向为主;开行始发列车数量达45列,新增济南西至临沂北G9337次、济南西至盐城G2641次、济南西至上海虹桥G2661次等列车。值得注意的是,一站直达的车站再次增加,总数达到297个,新增阜宁南站、观音机场站(徐州观音国际机场)、睢宁站、淮安东站、建湖站、宿迁站、泗阳站、盐城站等8个车站。
  
  同时,济南西站还将迎来一次重大变化,该站的一站台将在此次调图后正式启用。这是济南西站开通8年多来,除特殊情况以外首次将一站台投入实际使用。
  
  满图情况下,济南同城“高铁公交”开行得到进一步优化。其中济南西至济南东区间开行30列;济南东至济南西区间开行30列;济南西至济南区间开行36列; 济南至济南西区间开行44列; 济南西至大明湖区间开行1列;大明湖至济南西区间开行3列。另外,济南东至济南西至济南区间开行3列;济南至济南西至济南东区间开行4列。
  
  12月28日,济南地铁3号线开通试运营。为做好“地铁+高铁”旅客便捷换乘工作,济南东站与地铁部门针对“高地”接驳及配套服务工作进行了积极对接,于开通当日正式启用地铁换乘通道。
  
  今年,鲁南高铁也加入山东高铁朋友圈。记者了解到,新图实施后,鲁南高铁将增开日常线临沂北至北京南、大连北以及高峰线至沈阳南的动车组列车,曲阜东站满图开行列车156列,较调图前增加26列,新增列车主要以省外方向为主,包括长春、大连、北京、天津、盐城、杭州、上海、南昌等方向,而省内方向则以临沂、青岛等方向为主。另外,满图情况下曲阜东站开行鲁南高铁列车32列,开行方向为临沂、董家口、青岛、烟台、威海以及淄博。
  
  鲁南(日兰)高速铁路日照至临沂至曲阜段开通运营后,与京沪高铁在曲阜东站实现“牵手”,形成“丁”字形高铁网。自此,曲阜东站一跃成为山东省南部地区的一座高铁枢纽站点。
  
  据曲阜东站统计,由鲁南方向抵达的列车中,单趟列车的下车旅客中转换乘率最高可达到90%以上,而中转换乘客流中北上与南下的比例约为3∶2,主要以济南、北京等方向为主。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元旦和春运中,预计中转换乘客流将持续保持在较高的强度。

又一个省市市通动车!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12月16日开通运营

徐州至盐城高速铁路、连云港至镇江高速铁路连云港至淮安段将于12月16日开通运营,苏北、苏中地区接入全国高铁网,江苏省13个省辖市全部开行动车。

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位于江苏省中北部。徐盐高铁西起京沪高铁徐州东站,向东经宿迁、淮安,终至盐城市,线路全长313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设徐州东、观音机场、睢宁、宿迁、泗阳、淮安东、阜宁南、建湖、盐城等9座客运车站,初期运营时速250公里。

连镇高铁自连云港站引出,经既有青岛至盐城铁路董集站,接入新建高速铁路线路,向南与徐盐高铁在淮安交汇,经高邮、扬州等地,跨长江后终至镇江市,设计时速250公里,此次开通的董集至淮安段新建线路105公里,设灌云、灌南、涟水、淮安东等4座客运车站,初期运营时速250公里。

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开通运营初期,铁路部门将安排开行动车组列车日常线11对。2019年12月30日全国铁路运行图调整后,将安排开行动车组列车日常线22对、周末线3对、高峰线3对。从周总理故乡淮安到徐州、连云港、盐城分别只需63、50、32分钟。

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开通运营前,国铁集团精心组织相关单位,严格各项规定和标准,对该高铁各专业设备进行了联调联试、检测验收和安全评估,对轨道状态、弓网性能、列车控制、通讯信号系统等进行了综合优化调整,满足了高速铁路安全、稳定运营要求,目前已具备开通运营条件。

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贯通苏北沿海和腹地,将与在建的连镇高铁淮安至镇江段、盐城至南通铁路,共同构成苏北地区高速铁路网。同时,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通过徐州铁路枢纽连接京沪高铁、郑徐高铁,在连云港、盐城分别接入青盐铁路,将苏北路网接入全国高铁网,将有效缓解京沪高铁最繁忙的南段运输压力,极大便利沿线群众出行,对于加快苏北革命老区脱贫攻坚,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铁路部门将于12月14日12时开始发售徐盐高铁、连镇高铁连淮段动车组列车车票。具体车次、时刻等资讯信息,旅客朋友可查询“中国铁路”微信和铁路12306网站、微信、客户端。

沪苏湖铁路环评报告获批

 

  记者从市发展改革委和市生态环境局获悉,12月11日,生态环境部对《关于新建上海经苏州至湖州铁路环境影响报告书》进行批复,这标志着该重大工程建设进度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该项目正线起自上海虹桥站,经上海市闵行区、松江区、青浦区,苏州市吴江区和湖州市南浔区、吴兴区,终于湖州站,全长163.7公里。湖州地区配套工程包括新建湖州东站动车存车库和湖州站综合维修工区。项目新建松江南站、汾湖站、盛泽站、南浔站4座车站,利用既有上海虹桥站、湖州站;新建牵引变电所3座、扩容1座。设计速度在上海虹桥站至松江南站区间为120公里/小时至250公里/小时,引入湖州站路段160公里/小时,其余路段350公里/小时。
  
  据悉,该项目是《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区域铁路连接线的组成部分;同时沪苏湖铁路的建设,也是完善长三角区域高速铁路网布局,促进沿线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线路开通后,将进一步扩大湖州对外1小时交通圈,改变目前从湖州坐高铁到上海必须绕道杭州的现状,对加快湖州市融入上海大都市圈,努力实现沪湖同城化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下一步,我市将积极协调国铁集团加快初步设计和施工图审批,为争取项目早日开工创造条件。(湖州日报)

高鐵開通引發市民“體驗熱”

 

  12月17日上午8點40分,天空下着小雨,在縣供電公司公交站台,今年65歲的老沈像往常一樣,準備去鹽城市區看看自己的小孫子,不過這一次有點不一樣。“此次去鹽城,我選擇乘坐高鐵出行,第一次在自家門口乘坐高鐵,很期待也很自豪。”老沈笑着說。
  
  5分鐘后,20路公交車駛入公交車站,老沈踏上車,投入1元硬幣,選擇座位坐下后,便開始靜靜期待此次高鐵之行。與老沈一樣,車上乘客大都是前往建湖高鐵站。“等了一年多的高鐵終於開通了,今天特地帶着父母來感受一下,幫他們圓一下‘高鐵夢’,此刻心情十分激動。”小夥子陳鑫說。
  
  8點55分,公交車駛入高鐵站。不少乘客一下車就拿起手機進行拍照攝影,記錄下對建湖高鐵站的“初印象”。“真漂亮,整個建築莊重時尚,道路綠化十分靚麗,廣場上還有噴泉,處處透露出水鄉的氣息。”站前廣場上,不少遊客拿起手機,與高鐵站進行合影留念。
  
  在售票大廳,記者看到,不少乘客正在進行網絡購票。“我已經提前在鐵路官網軟件上買好票,只要拿身份證一刷就可以拿到票。”乘客馬可玲一邊說,一邊向記者展示她從建湖駛往鹽城D5667班次的高鐵票,車票顯示發車時間為9點43分,到達時間為10點。
  
  在進站檢票口處,乘客正通過身份證刷臉進站、安檢等程序,進入候車大廳。整個大廳空間寬闊,不少乘客坐在座位上等待高鐵的到來。為方便乘客乘車需要,大廳內還設有雷鋒服務站、衛生間、飲用水、哺乳室、公安值班室等基礎配套。
  
  9點28分,乘客開始依次檢票進入站台。9點40分,“和諧號”緩慢駛入建湖高鐵站,停穩后,乘客陸續登車。9時43分,高鐵緩緩啟動。
  
  駛出車站后,高鐵開始不斷加速,5分鐘左右,列車速度就達到245公里/小時。記者發現,與普通客運列車相比,高鐵不僅速度快、顏值高,舒適性也很強,車廂座位間距非常大,十分寬敞,座位上還配有掃碼點餐在線服務功能,極大地滿足乘客出行需求。
  
  列車行駛過程中,記者觀察到,坐在窗邊的乘客楊先生把一枚一元錢的硬幣豎著放在窗檯處。“我們在網上看到不少短視頻,用1元硬幣測試高鐵平穩速度,今天剛好有機會。”陳先生說。仔細一看,硬幣基本沒有抖動,而且也沒有掉下來,維持了30多秒鐘。坐在一旁的楊奶奶告訴記者:“建湖高鐵開通刷爆了本地人的朋友圈,今天特意過來體驗一下,真的是又平穩又快捷。”
  
  “鹽城站即將到達……”9點57分,列車穩穩地停在終點站鹽城站。“速度是真的快,從建湖到鹽城僅用了14分鐘,座位還沒焐熱呢,就準備下車了。” 乘客郭小惠意猶未盡地說。王志敏

徐宿淮盐高铁实现西楚人民“高铁梦”

 

  据悉,2019年12月16日7:38分,从徐州东发出的D5681次列车准时驶入宿迁站,这是抵达宿迁的首列高铁。这是591万宿迁人的圆梦时刻。苏北五市铁路接入全国高铁网,全面迈进高铁时代,江苏省13个设区市实现市市通动车。宿迁人民期盼已久的“高铁梦”终于成为现实!
  
  据了解,徐宿淮盐高铁西起京沪高铁徐州东站,向东南依次经宿迁、淮安和盐城,是江苏省“三纵四横”快速高铁网的重要一横。徐宿淮盐铁路自徐州东站至盐城站,全长316公里,共设有徐州东站、观音机场、睢宁、宿迁、泗阳、淮安东、阜宁南、建湖、盐城等9个客运站,沟通了苏北地区大部分主要城市。徐宿淮盐高铁铁路行驶的轨迹,刻画了591万宿迁人追逐“高铁梦”的艰辛与执着,也承载了宿迁人民对美好未来的希冀与期待。
  
  徐宿淮盐铁路是江苏首条全线均在苏北地区的铁路客运专线,像一条江苏高铁路网“金腰带”把五省通衢徐州、中国酒都宿迁、淮扬菜发源地淮安、革命老区盐城串成一线,为沿线民众出行提供极大便利,构建了苏北地区直连北京、上海等地的快速通道,全面拉近了沿线城市与长三角中心城市间的时空距离,直接推动了苏北地区加速融入长三角快速交通圈和城市经济圈,助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此次连淮铁路通车后,淮安至镇江段也将在2020年建成通车,形成连淮扬镇铁路大通道。面对即将到来的2020年春运,往来苏北、苏中地区的旅客,出行将更便捷、选择更多元。
  
  徐宿淮盐高速铁路的建成,凝聚了广大交通建设者们斗雨雪、战酷暑的心血与汗水,1460个日日夜夜,他们始终奋战在铁路建设一线,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用令人惊叹的建设速度助推宿迁人民顺利搭上高铁快车,助力宿迁实现了与高铁时代的“无缝对接”。(文/陈玉芳)